“伽利略”与“北斗”的那些事

未知 2017-02-08

  早在2003年“伽利略”刚启动之时,欧洲人就向中国伸出了橄榄枝。一方面是希望中国能够投入资金,另一方面,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与法国总理希拉克对美国在中东的单边做法不满,有意与中国拉近距离。当时,中国也希望通过加盟“伽利略”计划,摆脱对美国GPS导航系统的依赖。
 
  然而随着德法政权更替,欧洲再次亲近美国,并在美国的压力之下,以违反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为由,拒绝将中国列为“伽利略”核心国。这意味着,中国尽了责任和义务,却没得到相应的权利。自此,中国开始全力自主开发“北斗二号”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突破,在“伽利略”之前投入使用。按照“谁先使用谁先得”的国际法原则,中国的“北斗二号”卫星占据有利频率后,“伽利略”要想使用同样频率必须征得中国的同意,这使得欧洲人先前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虽然经历了这段不愉快的插曲,中国仍然以大局出发,重视和欧盟的双边合作。2015年,中欧双方在捷克布拉格举行了北斗与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第四次频率磋商会谈。欧盟代表团接受了中方提出的频率共用理念,同意在国际电信联盟框架下完成卫星导航频率协调。这标志着中欧卫星导航系统结束了长达八年之久的频率协调工作。2016年10月,中国科技部与欧盟委员会、欧洲空间局在北京召开了中欧空间科技合作对话第四次会议并取得圆满成功。会上,北斗与伽利略系统代表均表达了积极合作的意愿并拟定后续会谈时间表。此外,中欧双方在研发伽利略合作大众市场接收机(GMR)项目方面进展顺利,有利于伽利略系统在中国的市场应用。
 
  “合则两利,斗则两伤”。中欧在全球卫星导航的合作中仍将继续。但是,在当初被“伽利略”排挤后,中国下定决心并成功研发了“北斗二号”系统,牢牢把握住了战略机遇期。这仿佛应了那句俗话:“感谢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是你们让我变得更强大。”



粤ICP备09092858号-1
深圳市移联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营销部

Copyright © 2004-2019